今天非常高兴有这么一个机会,这也是首届全球湿地大会在美丽常熟举行的时候,能够跟大家分享,前期我们这个团队参与了WWF就这个区域,中心村为主一点一点前期的调查工作。今天我的汇报跟大家分享,主要是基于湿地。

       我们的主题是湿地价值重构,特别围绕江南水乡。乡村这个湿地价值,前面几位专家都阐述非常清楚了。我们在前期工作过程当中跟日本团队在太湖流域,包括浙江江苏做了很多,特别是围绕湿地。因为江南湿地,戴老师前面阐述了很清楚,实际上产居一体化,人水和谐,这个是非常典型的特征。我们一千年以来都是持续这么一个模式。这个产实际上,过去中国农民农为主,产是江南水乡以稻做为主,跟稻田相通各种水系,池塘,小的河流,这都是一个水系,记得我小时候刚好是文革发生前,在扬州一带的江南水乡,踩着水车,从河里面把水引到稻田,看着各种各样各种生物,这个是挥之不去的记忆。

      我们通过稻作,通过湿地带来的服务,为人类提供粮食的收获,同时生态系统服务,依靠这种湿地当中的水循环和生态系统参与物质循环,有形成了非常好物质循环,非常任何的浪费,通过自然系统得到很好的消解,生态系统服务的同时给我们提供非常好纯天然美味佳肴,这个是江南水乡非常好的特点。中国稻作一个是历史悠久,还有一个就是应该说,就产量来说,最近国际组织一个报道提到水稻应该是维系全球的作用,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中国稻作分布主要在南部地区,北方虽然有一些。那么长期以来,先水田居一体化这种空间格局,前面几位专家都讲了,我就不详细阐述。生活肯定是需要通过这种良好的江南水乡生态系统,通过生产模式提供服务。同时过去是一产和三产有很好的结合,我在这里不详细说。

       现在改革开放以后,三十多年我们是一产,二产,三产,加上最近提出第六产业,日本第六产业在国家体系中明确下来,也就是说特别强调六产实际上一产加二产,因为农业还是一个基础,如果是乘的话,最后都是零。从这个意义来说,江南水乡这种模式对人类未来可持续发展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时间的关系没有办法详细展开,从联合国发展署,环境规划署,以及G20对关注可持续农业,不管政策政治信息平台,或者其他平台有很好的规划和策划。这个工作跟WWF,湿地价值要重构,我们要认清经过改革开放以后,我们的现状究竟是如何,只有认清现状,哪些工作取得效果,哪些工作有问题,才能指导今后江南水乡的工作。我觉得WWF就目前中国进入转型时期,在太湖流域也做了一些工作,提出农业社区的工作也是具有开创性,我们团队积极配合做了这方面的工作。

 
 

图:李建华

 

      因为时间关系大概展示一下,我们在这里基于我们中长期发展规划,5个战略规划目标,同时结合可能主要一些影响因子做了,并且结合以常熟为主这么一个区域,应该说有三个村在这个区域当中做了前期一些调查工作。这个调查工作结合国际经合组织一个模式,开发三级评价体系。并且结合我们江南水乡特色制定了,研发出这个标准,并且通过设计出这个模型,提出这么一个综合评价方法。同时对我们中近村为主附近15个大大小小的河流做了采样分析,因为初步结果,最后它是一个综合指数和分5个控制指标展示出来的。有不尽人意的地方,也有通过前期很多生态修复的工作,相对来说取得比较好的地方。通过综合的模型在5级控制指标非常清楚,一目了然发现,究竟由于什么样的因素导致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或者由于什么方面工作取得了效果,一个是综合指数和控制指标可以很清楚给予判断。这样对于后期制订更加有针对性的修复和重构计划是非常有帮助的。

 

图:李建华


      这就是目前,刚才任主任提到了,由于建设,小作坊的污染,经过前面的生态恢复,经过综合的评价展示了一些指标,相对处于较健康,但是距离健康后面还是需要做很多的工作。这是目前我们聚焦在这个菱形框架内,也就是说首先做好诊断,评估,然后围绕着我们核心的目标,就是水乡价值的冲沟,从几个层面,目标层面的管理,制度层面的管理等等都有很好的管理框架,可以有利于我们政府对未来实施决策的时候,利用这个工具,这个也是WWF为了在太湖流域推进江南水乡重构,从工具层面做了一点合作,做了前期的一些工作。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