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感谢有机会在这里讲一下自己关于城市规划方面对湿地一些想法。我今天讲的主要是说,我们在研究乡村湿地的时候,不要忘记城镇化,城市发展湿地对我们的影响,和我们如何保存和保留湿地,让他产生为现代社会的功能,同时提取一些非常值得,借鉴的东西,像戴老师讲的社区发展对新的城镇化做什么东西,希望把我们的一些想法跟大家介绍一下。

 


       主要是基于江南水乡湿地文化城镇化构思空间一种构想。这个是我们常熟,我们对常熟做了很长时间的研究,这个研究基于城市发展的需求。从这个图来看,常熟属于太湖流域,也是一个冲击平原。人类利用这个地区发展农业,围田的办法做了人工湿地和自然湿地的保留。这个红颜色的圈是常熟,这个新圈是人民公社之后整理的,非常大,在历史上进行多次的合并。我们的历史是围田造地水利的历史。我们在冲积平原产生新的模式。

       


       有一个古书(中国古代农业所谓教科书)说,我们有围田,梯田,沙田这些类型。我们主要这边是围田的形式,它有几个重要因素:第一个要有一个围,有一个堤坝,在冲积平原挖一些沟,然后填出来,叫做宅基地,中间形成比较封闭流域,把水抽掉就是农田。也保留了一些人工湿地,形成断面看到这个图形,它和堤坝比较高的宅基地,接着是农田,还有住宅,最低洼是湿地。这个是村落生产小的环境里面形成。



       这个剖面图是自给自足一个小的基本单元,在江南水乡,尤其在常熟这个特点是非常明显的。这是一个欧洲的农庄,实际上在一定家庭模式下,一定规模生产总是跟它的农业那种生产和需求和家庭需求,或者某种市场的需求相互关联的。

       这个是我们对江南水乡一些湿地基本的尺度上的研究,我们发现规模,社区规模主要根据我们自然排水坡度,包括家庭自我的循环小系统形成一个基本的尺度。大概这个范围就是一个五百米乘1公里的样子,这个也是一般人居环境形成的基本尺度,步行超过100米,超出的范围你觉得远,或者人际关系比较陌生一点。



 

       下面我们围和围之间的关系,和谐社会社区之间的关系。也就是当围堤洼的时候,可能被暴雨冲掉,水位比较高,可能排出去,就形成了社区联动,这个里面就是以水为大,只要水上出了事就没有办法。(进而)形成社区长期合作和协作的历史。这个图调整水利发达的规模,呈现不同的办法。

       最早那个图是唐朝,那个围非常大,政府出了非常多钱,宋朝逐渐变得小规模,农业的规模和经营体制发生了变化。经过人民公社就变成了这张图,过分强调道路的作用,强调大环境,最后形成围非常高,最后跟地面形成一些东西,把小围破坏,微循环系统受到了破坏。所以这些地方涝经常产生,我们跟规划局汇报的时候,他们觉得这个东西不存在,事实上还有。他们觉得围不重要的时候,突然他们接到一个电话,说规划局被淹掉,肯定没有围的东西。水平衡对我们局部环境非常有影响。

       回到刚才图来说,上海地区,包括我们做城市规划的时候,我们特别强调每一个局部水量要多少,这个地块之间的调整。我回来在上海做规划在一定地块里面必须有一定的湿地,或者水域面积,如果水域面积没有的话,你填掉,必须转到相邻的地块,历史上就是这么做的。这样才能保证小的水域系统包括湿地渗透到社区,和城市空间显得非常重要,成为一条重要城市规划和用地管理体系。

       这个指的是最后用了基本尺度,把围观的湿地联系起来,形成了生态走廊,沿用了湿地处理方法引用到新的农业发展,社区发展和城市框架里面,形成从人工环境到自然环境,充分实践自然湿地城市和乡村规划网络。这个是每个湿地,我们用围的思想创造千变万化地块和空间形态。这都是一个设想图,通过我们的湿地,通过地区的高低,我们相对比较高的地区连成一个网络城市,中间是比较发红的城市。我们的城市和城镇分布密度比较大,我们避免以中心为摊大饼的形式发展,我们很多湿地功能不能充分发挥,希望能够变成这样一个地方。

       这是我的日本朋友帮我做了一张图,里面显示城市发展的方式,就是摊大饼。希望让城镇和人类居住地和湿地,农田可以混合在一起,到达一定高度的密度。未来社会城市发展大量人的出行,不像今天要赶时间,还要通勤,可能以后通过网络,通过各方面的工作,人们出行目的有两条,一条是交流,面对面去交流,第二条可能是旅游,大量每日的出行不是必要的。因此人民在家里,社区生活更多一些。有可能在江南水乡湿地比较发达地区,可能把水域陆域形成小的循环。 


       这个是我们画了想象图,未来在常熟很可能形成这样的局面,形成不同的人际环境和居住的环境、对外交通通过轨道交通和公共交通、甚至水上交通综合解决。因此它具有更多娱乐性和生活质量包括和自然的接近,包括农业社区,粮食生产,健康食品,综合一种社会和经济效益。

     


       谢谢各位,我的演讲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