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同仁上午好,会议主办方要求我谈一下江南湿地跟人类社区的关系。仔细想想湿地机制,我们关于湿地保护的社区机制,其实你说有,也没有,你说没有,也有。所以我只能简单谈一点,过去我们人类社会跟我们江南这块地方,它究竟是什么关系。我们江南水乡核心是太湖平原,所谓的太湖平原我觉得它是我们人类历史上一个奇迹,过去几千年来人与水乡,人跟水的关系一直是那么和谐,这个就使得我们不得不考虑这种和谐究竟是怎么能够长期维持的。

 


 


太湖平原

      仔细分析一下,我们又可以把江南水乡分为两个大的板块:第一个板块是沿江,常熟之所以为常熟,太仓之所以太仓,是泥沙冲击下来形成了冲击平原。这带的地方包括上海宝山,南汇,崇明这样的地方特点水系比较规则,土地因为大面积农垦,形成壮观平原景观。第二板块是湖泊群。相对来说这块往内地有一个海拔更加低的湖泊区,由于这块湖泊区地势更加低,因此水系就更加复杂,更加曲折。甚至有时候一下就是一团乱麻。历史上江南水乡,也就是吴江这带,包括浙江嘉善和上海青浦这块人跟水的关系更加复杂,人类围垦的农田,或者叫做围,相对来说规模更加少一些。在苏州附近横塘有一座塔看上去很近,但是拐了一百多道弯,但是老是不到,我们可以想象水系多么复杂。

 

不同层面的水利

      人类跟湖泊群和河,湖长期形成的关系,形成了对水系土地积极的利用。大概是几个情况,自然湖泊、自然水系,然后就是池塘,也就是可以养鱼,然后就是莲藕,这部分介于农田和湖泊一种形态。再进化那就是水田,那么长期以来人类社区,过去的几千年实际上一个连续不断的水历史,今天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新修水利的结果。

这个新修水利的机制,我们可以理解为就是社区机制。分这样几个层面:个体层面,首先这家人家必须要开垦宅沟,宅河,因为地势低洼很容易受涝,在传统社会当中,一家人家有钱没有钱,往往以宅基地高低来衡量的。要把宅地垫高,必须开宅沟宅河,把瘀积河道里面,湖泊里面的瘀泥捞出来,作为水稻田的积肥,这个是最基本的农户层面的水利活动,以及其他各种的肥田活动。

      然后邻里层面,父老乡亲几户人家相互商量一下,这里要不要开一道沟,明沟的作用就是取水和排水。

      第三个层面就是村一级,村一级往往是村里面比较有威望那几户大族牵头,然后组织起来,就是疏浚和开河。往上不能称之为社区层面,比如说吴松江的疏浚,前后它的疏浚活动可能进行了十几次,那么它就不能称之为自然水体。而且这样大规模的水利活动,必须由中央政府出面协调。

 

江南水乡是人类文化的极品

      总而言之我认为江南水乡是人类文化的极品,给我们留下来是精美的诗画江南,和谐人与自然的关系,柔和的社会结构和富饶生态系统。

      江南水乡如果要说有社区机制,我觉得是有三个方面。第一个有极为柔和,柔顺的文化,为什么?因为你要在这个地方生存和发展,必须懂得合作,必须懂得顺从。在我以前我在乡下的时候,给我一种感觉,老人搞水利是天经地义的。一说到水利,那绝对要服从的。于是就是这个地方历朝历代在水利问题上,社会的合作和顺从,并且进一步影响到整个江南的文化,大家都知道江南是非常柔和的一种文化,第二个特点就是精致,为什么精致是江南的文化,那是因为粗放农作综合成本太高了,我们这里要生存必须要搞水利,其实水利以及圩,都是可以被理解为传统社会基础设施。这个决定江南人的生活态度,决定了手工业,商业和文化的特点,那就是江南很像日本人那种文化,精益求精,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就是对环境的重视,在传统社会水乡如果不清洁,那是要命的。因为很容易传播传染病。所以在工业化之前,我们可以看到所有的老百姓无不爱干净,哪一家人家有一点不干净,那是要被笑话。当然更加不会田间地头都弄非常清洁,更加不会有人往水里面扔东西。所有的东西,这样一种不环保行为都会受到邻居的谴责。如果是社区机制大概是这么一条。

 

意犹未尽的问题

      我就问两个问题,第一我们现在环境整治当中,农村居民除了拍手称快以外,我们还可以干什么。第二是泯沟是什么物品。时间到了,我就不讲了。